回不去的都叫做夏天

偷欢

无差  肖战第一人称
有点不正常  只是为了自己爽

00.

被发现了,我想



01.

我很喜欢看王一博

这很正常,王一博就是有一种能吸引人眼球的气质,无论是在戏里戏外,我都很难不看他

——特别是他以为我没有在看他,所以放肆的做出许多奇奇怪怪的小动作来,其中甚至包括偷偷瞄我

可我在看他,以一种小心翼翼的,仔细藏起来不让他发现的姿态在看他




剧组的拍摄间隙,热的要命。我将厚重戏服的下摆勾起来,露出小腿和膝盖,他在我对面坐着,小电风扇功率不高,凉风吹到脸旁也变成温热,他的头发被风吹的不太安分,轻柔的滑过肩头

剧组有人在拍花絮,我将头转过去冲着摄像头嚷嚷:"王老师超级拽的!这么热的天都不用掀衣服的!"

我都要唾弃我自己了,我只是想看他的小腿和膝盖而已

他比我防晒做得好,本身也就比我白,因此即使每天顶着炎炎烈日拍戏,他还是比我白了一大截。剧组里的人笑我的手是"炭烧兔爪",那他的手就像是一块奶油冰淇淋

而那块奶油冰淇淋慢条斯理的抓住白色戏服的一角,一点一点的往上拉,最后停在膝盖上

他一只手拿着小电风扇,一只手放在膝盖上。戏服有点皱,白纱轻轻罩在他几乎是奶白色的皮肤上。他歪着头,冲着我的方向在笑

那种茫然的不解风情,那样天真的罪恶

夏天真是万恶之源,闷热与黏稠能够促生一百万种肮脏的想法与丑陋的行径,而我看着他,看他眯起来的眼睛,看他雪白颈子上分外显眼的喉结,心中充斥着一种诡异且矛盾的平衡。我想撕碎他,又想将他永远捧在心尖

我想那大约是爱





02

但我没想到王一博也爱我

拍摄后期,采访渐渐多了起来。下了一场夜戏接着的就是一场采访,工作人员递给我许多问题,要我来问他

他很漫不经心的听着,手上在玩一个小狗吃骨头的玩具——因为最开始被吓过一回,他全程是摁着小狗的头玩的,他以为我没看见,可我看见了,看的很清楚

我问他:"最擅长的口技是什么?"

他一边给小狗的食盆装骨头一边讲话,一心二用:"就是刚刚学的,其实那不是学驴的声音,是学唐老鸭的"

哦——他肯定不知道的,我的那句感慨是真的发自内心



下了采访以后我们两一起回酒店,有一段路,很黑——我知道王一博怕黑,他每一次走那一段路都会装作不经意的抓住我的衣角,攥的紧紧的,手心都是汗

那一天的他没有拉我的衣角。采访的时候他说错了句话,被我怼了回去,他大概是以为我还在生气,不好意思也拉不下脸来跟我正经的说句抱歉

他不知道,我不要他的抱歉。在我心里,他就应该是那种永远也不会说对不起的人

我偏过头去看他,他的眼睛在黑夜里很亮,"王一博,你不是怕黑吗"

他被吓了一跳,很没气势的瞪着眼睛反驳:"你才怕黑呢"

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一蹦三尺高

我看他额头边细细密密的汗,万般柔情涌上心头*,我抬起手揉了一下他的头发,心里想他永远是那样的人,白杨树一样的人,白牡丹一样的人,小王子一样的人,即使是害怕与悲伤,都是透明且天真,折射着太阳的光芒的


我的小王子伸出了手,他没有去拉我的衣角,而是绕上了我的手,手指略显强硬的嵌进我手指与手指之间的缝隙,他攥的那么紧,好像要把我的一辈子都攥在手里

我又看他的眼睛。那双漂亮的,总是微微弯起的眼睛里盛满了期待,无措,与害怕被拒绝的悲伤,这些情绪融成了一汪软软的湖泊,那是一双渴望爱的眼睛,我知道我不可能拒绝他

我叹了口气,声音散在黏稠的热风里

"只要是你,怎样都可以"



我的爱被发现了





03

他永远是我的白牡丹,我的小王子,我这辈子做过最澄澈也最肮脏的梦,他是我偷来的极致愉悦,他是我一辈子也不会放手的执念

他永远不知道我多么爱他

————————————————

注1:出自《洛丽塔》"我爱她,她可以枯萎,可以凋零,但只要我看一眼她,万般柔情,涌上心头"

突然想起来自己还差两个fo满400了 在这里点个梗哈 bjyx或者zsww都可以

评论(19)

热度(59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