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都叫做夏天

失眠旅行

破镜重圆  伪现背  两发完

有点长 希望有人可以用心看完


01


王一博没想过再遇见肖战。




当然了,要说完全没想过也是扯淡。他还小,五年过去了也才二十七岁,能想到的东西的确是很多很多——他想过肖战会在哪个午夜给他发信息,或者他给肖战发;想过他们在哪个颁奖典礼遇见,说不定还能留下一张合照;他连以后邀请肖战出席他的结婚宴席都想过了,就是没想到肖战会去看一场赛车比赛。




他刚结束一场大男主电影的拍摄,公司罕见的体贴给他放了个长假。王一博在家里宅了两天,拼了一套乐高,又打了几天游戏,实在是太无聊。于是瞒着经纪人报了个国外的摩托车比赛,对外只称是去国外度假,经纪人的嘱咐才说了一半,他就窜上飞机,手机关机了。




坐在飞机上王一博挺激动,这感觉就像16岁那年的离家出走,把什么都甩在脑后,只管尽力的向前奔,更何况接下去的半个月里他还要参加几场比赛。




他好久没有那么高兴。






但是他想不到肖战也会在那个时候出国,想不到他们都选择了意大利的一个小镇,更想不到他们在一起时王一博撒娇几天都不会陪他去看一场摩托车比赛的肖战会突然脑子抽风来看赛车寻欢。




王一博心里估摸着肖战心里想的跟他差不太多,就有一点——肖战估计是想不到前两天才发通告说出去度假的自己一转眼就去赛车场奔驰。




王一博心里想了许多东西,不经意间抬眼一看,肖战还站在人群里,望着他的眼神果然带着点“肖战得知别人秘密”时特有的一点悲悯和尴尬。




肖战一定是觉得我混不下去娱乐圈索性来开摩托车了。他面无表情的想,本来就冷淡,现在脸上几乎是可以称为冷漠了。





虽然脑子里想了很多,但他心里还是挤进一个最大的问题,他要不要和肖战打招呼?




这个问题他以前是不会想的,这种问题是他以前都不会想的,但岁月磨人,把他也磨出了点圆滑,王一,想着他应该不去打招呼,先别提肖战是偷偷出国,粉丝一个都不知道,就他俩那尴尬的前男友关系,就够他站在跑道终点独自品味一个下午。




他又觉得自己应该打招呼,他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去打招呼。但这样做的后果就是他好不容易懂得了思考问题的两面性,一对上肖战好像完全就是白搭,都是无用功。他不喜欢精力白搭。




然后王一博就看见肖战挺迟缓的举了举手,因为动作太慢了,他还在心里质疑是不是肖战文艺片看多了,想整个慢镜头来祭奠一下他们的再相见。而后他余光瞅到其他人才发现是自己有问题,他将肖战的每一个动作都想成了慢镜头。




肖战朝他挥了挥手,眼睛弯弯,门牙半露着,嘴角也半弯,是个拘谨的笑。








02


王一博再回过神来的时候,肖战和他坐在咖啡馆都快十分钟了




他面前摆着一杯意式浓缩,肖战面前也是——肖战语气轻快,说来意大利一定要尝尝正宗的意式浓缩。




可他记得肖战以前并不是特别爱喝咖啡,即使肖战要喝咖啡,他也会加上远远超过标准的方糖和奶。




所以说这才是所谓岁月磨人。




现在肖战和他面对面,面不改色的喝下一杯咖啡,带着点恰到好处的亲近——肖战那派“我和你认识好几年了,虽然不常见面,但我还把你当朋友”的亲近。




“王一博,你的通告也可没说你是抛弃娱乐圈来逐梦摩托车的。”




肖战这话听起来是很不符合他形象的挖苦,王一博却比几年前多了点抓重点的能力,他眉毛一拧,想这算什么?你还看我公司的通告?




可他眼睛抬起来望肖战,肖战眼睛弯着,金边眼镜虚虚挂在鼻尖上——哦,肖战是什么时候连出来度假都要戴眼镜的?是很坦然的模样,于是王一博讪讪地去摸自己的鼻尖,又想自己出国度假的事都占据热搜榜了,还不允许肖战看下吗?




“那你呢?来这里干什么?”




肖战好像对他不仅没回怼过来,还说出了这句近乎于寒暄的话很是诧异,眉毛竟然惊讶地挑了下。王一博挺尴尬的看着肖战软下来的点,恢复了温柔哥哥样子,不再好意思说出口他只是一时没话讲。




肖战挺意外的,估计也有点儿不好意思,他又喝了口咖啡,温温润润的,




“我来度假。”




仿佛要和王一博找点共同点一般,他又带点调笑的加了句。




“顺便学点设计。”








03


前男友之间比出国度假遇见了更尴尬的是什么?王一博细细思索,觉得自己甚至可以去知乎回答问题。




“谢邀,人在意大利,我和前男友租的房子是同一栋。”




王一博呢,喜欢各种极限运动,可安定下来的确是有点很浪漫的人——于是这也很好解释为什么他没住进五星级酒店,而是找了家环境挺好,但的确蛮偏僻的民宿。




旅游淡季,他本来指望一个人霸占一栋房子,和房东过这十五天,没想到计划被打破就算了,打破他计划的人还是肖战。




打破他计划的人好像总是肖战。




他俩在民宿前站了的才一会儿,王一博心里已经闪过了如此之多的念头。他望了望肖战,又望了望在肖战身侧乖乖的行李箱,想了好半天才蹦出一句,“你挺热爱摩托车行李都不放就去看比赛。”




肖战倒像是松了一口气,可能是觉得记忆里的那个王一博又回来了。他攥了下衣服袖子,叹了口气,低头去看意式台阶的花样。王一博本来以为他不会回答这个近乎于挖苦的问题了,然后他就听见肖战的声音从低处飘来。




“房东说这两天他不在家,要我在这里等比我先到的租客来开门,我没事干又进不去,所以”




肖战还是那副样子,解释什么的时候讲话语速就会变得慢一点,还要去低头,好像这个一点不关他的事——虽然这事的确与他无关——温吞吞的,很柔软,让人看着就生不出火气来。





王一博面不改色地开了门。








04


异国他乡的第一顿饭是肖战做的。




简简单单的。现在肖战的厨艺比五年前还要好了,他甚至记得王一博吃不了辣,特意没放什么辣椒。




这看起来是蛮照顾他的,可王一博还记得他们俩在一起的时候,肖战仅有不多的几次下厨都我行我素,菜端上了桌辣椒红彤彤的一片几乎刺得他眼睛疼。他插着腰去问肖战,肖战笑嘻嘻的说,这是我做菜,你不吃拉倒。




从此以后王一博就开始训练自己吃辣,到他们分手那天他已经可以面不改色的吃肖战做的菜了。




可他再也没吃过肖战做的菜。






王一博夹了一筷子青菜。塞到嘴里慢慢的咽,咽完了想再夹一筷子,抬眼看见肖战一下没动,就皱起眉毛,来问他,




“怎么?”




肖战就慢慢扬起一个怪怀念的笑,他眨两下眼睛,不答反问,




“我那时候做菜你是不是特别生气,想着我为什么放那么多辣椒?”




王一博有点诧异,他没想到肖战会翻旧账,但拧着眉毛想了两下,还是怪实诚的点了点头。




肖战温言细语的说:“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特意少放了辣椒,但你没发现我也就不跟你说过。”




他说:“每个盘子里都摆着许多辣椒,而是让菜更好看一些,你也没发现,其实最后一顿饭吃下来根本不怎么辣。”




王一博千想万想也想不到,他们谈恋爱的时候竟然还有这样一段占据不了重要地位的往事,他有些愧疚,又有些难过,但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愧疚,为什么要难过 王一博想,这终究是他难以释怀的事情之一了。




在黄昏的温柔中,在异国他乡的餐桌前,沉默像一条河,逐渐吞没了他们。








05


第二天是个雨天。




王一博不喜欢雨天,肖战到蛮喜欢。当王一博在床上被滴滴哒哒的雨声催的只好起床的时候肖战正在沙发上看报纸,他换了副眼镜,依然任凭眼睛滑到鼻尖也不作为。王一博从楼梯上下来,他就懒懒地打了个招呼。




王一博猜得到肖战还没吃东西,肖战的饮食不规律,从他还是个设计师就是那样,他们在一起的日子不够长,没等到王一博强制性把他这个坏习惯戒掉,他们就分手了,后来肖战还因为这个上过几次热搜,怪让人心疼。




肖战这个人就是这样,照顾别人的时候很有一套,但好像这份精力分给这位,分给那位,留给自己的就不太够用了。





王一博坐到另一边的单人沙发上去,问他:“你吃了吗?”




肖战的眼睛就从报纸上挪开,他推了推眼镜,答非所问,




“面包在冰箱里,我可以给你煎个鸡蛋。”




王一博的眉毛就自然而然的皱起来,他又问了一遍,加重了语气,“你吃了吗?”




肖战估计是被他这种分手都五年了,还对前任嘘寒问暖的,完全不像。王一博的态度惊讶了,他又退了下眼镜,诚实的摇摇头:“没有。”




王一博站起来,“那就一起吃”







吃完了也没事干,肖战还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王一博就躺在另一个沙发上,很没有兴致的玩手机。




看着看着肖战冷不丁冒出一句来,“王一博,你碗洗了吗?”




王一博在看乐高,被他这样一喊手抖了一下,手机直接退出的页面,他坐起来怪惊奇地盯着肖战,“不是你洗吗?”




肖战哪听过这样的道理?他把报纸平铺在茶几上,伸手扶了下眼镜,堵他:“哪有人又洗碗又做饭的?”




后半句话他没说出来——我们以前的时候洗碗这种事不都是你做吗?




这句话听起来就很有歧义,倒很有点“我想回到我们以前的时候”的意思,肖战想着,看了一眼王一博——好吧,他们曾经的默契还是让王一博懂得了他未说出口的话——他想如果王一博即使只提起一点关于以前的事,他就去洗碗。




可王一博没有。王一博明明很不情愿,却还是站起来绕过了沙发,去厨房洗碗了。








06


王一博起来的晚,于是他俩早饭吃的也很晚。下午一点多钟的时候肖战穿戴整齐地站在王一博面前,成功的把他吓了一跳。




王一博盯着肖战看了一阵,好半天才问:“你干嘛?”




肖战理所当然:“吃中饭啊”




王一博几乎是不可思议了,他摁亮手机又看了遍时间,又问了遍,“你干嘛?”




肖战好脾气的皱了皱眉头,“你中午不吃饭的吗”




王一博为自己辩解:“可是我们三个小时不到之前才吃的早饭”




肖战把眼镜摘下来放兜里仔仔细细的装好:“我三十三岁了,早中晚餐都要吃的”




王一博几乎被他的这番话给震惊了,他问:“肖战你这是倚老卖老吗?”




肖战从善如流:“我这是‘肖老师教你如何养生’”




王一博一时嘴快过脑子,怪欠揍的喊了一句:”肖老师了不起”




这话一出口,两个人都愣住了。






他们第一次见面已经是快十年前的事了,肖战跟团去参加一个有王一博主持的综艺。虽然说他比王一博大六岁,但终究是出道得晚,于是在后台打招呼的时候还是说了“您好”,而王一博握住他递过来的手,很冷淡的回了句“肖老师好。”


于是这就是所谓“肖老师”了。后来他们一起拍一个电视剧,谈恋爱谈的偷偷摸摸,那些缠在一起的,一辈一辈子也分不开的爱恋化作日常的打打闹闹。王一博喊肖战“肖老师”,镜头前也喊镜头后也喊,好像这样就能把那些不能说出口的爱恋化作能握在手里的东西,休息的时候他们就在宽大戏服的遮掩下偷偷摸摸的勾手指。






肖战笑的有点勉强:“王老师过奖了”








07


晚上的时候,肖战去敲了王一博的房门。




王一博开门的时候还是蒙的,中午他听见了肖战的那句话,突然就不能掩饰住自我,莫名其妙的发了通脾气,讲了许多不好听的话,跑回房的时候还在耿耿于怀,再加上前两天为了比赛时差也没调过来,索性裹着被子大睡一场。见肖战站在他门前,梦境与现实一下子交融,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肖战惴惴的站在门外,看他开了门,就扬起一个有点苍白的笑。




“王一博,你还在生气吗?”




王一博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脸色应该是很差,反正他板着脸的时候脸色总好看不到哪里去,不过这也算情有可原——王一博想,肖战吵醒了他。




——过了一会儿,王一博才慢慢消化完肖战的问题——他抬眼看了下肖战,嘴角的弧度一点也没看出来哪里不对,可他就是知道肖战问的不是中午那一小段不愉快的插曲,至少不仅仅是问那个。





肖战总是这样,旁敲侧击,滴水不漏,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好像永远都是志在必得。





王一博就叹了口气,




“肖战”




他说的很慢,好像每个字都在唇齿间滚了上百遍。




“如果你认为我还在生气,就根本不会来敲这扇门,你来敲的这扇门,就是因为你知道我早就不生气了。”




每一次都是这样,他们谈恋爱的每一次因肖战而起的争吵都是这样,王一博比肖战小,他们每一回吵完架总拉不下脸来去讲和,而肖战的耐心太足,他总能等到王一博不再生气的时候,再凑上前去随便哄两句,就又能和好如初。





肖战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王一博会说这些。他张了张口什么也说不出来,最后徒劳地吐出了几个音节,颤抖着终于组成了一句话来,他讲:




“对不起”




“王一博,对不起”




他忍了五年,终于将这句话完璧归赵。








08


肖战做了一个梦 。




梦里他还在和王一博谈恋爱,那天他接到父母的电话说想介绍个姑娘给他认识认识,他在王一博家里,看王一博拼乐高,想了想,回了声“嗯。”




后来自然是被搅黄了,肖战也不知道王一博哪来的地址,反正最后的场面很难看,王一博眼尾红着,问他,肖战你想干嘛?




二十八岁的肖战脸色也不好看,他学艺术的,终究是多带了点傲气,他皱着眉头对王一博讲,你别无理取闹了。




王一博扯了扯嘴角,说,你其实根本不想和我谈恋爱吧?你一直都在把我当小孩子。




肖战眼神冷着,几乎是被这话气得口不择言了,他想我二十八了,人生中做过最疯狂的两件事,一件是半路出道,一件就是和你谈恋爱,现在你竟然来反问我想不想谈恋爱,王一博这人怎么这么讨人厌呢




他说,是啊,我二十八了,难道要和你谈一辈子恋爱吗?




王一博就盯着他,说,那算了,分手好了,你把钥匙还给我。




肖战就把钥匙狠狠地摔在他身上。



后来他就再也回不去了。





梦的感觉太真实,肖战再想起来也还浑身抖了抖,意识逐渐回笼,他在发现自己被锢在一个怀抱里,王一博的眼睛睁着,正借着月光盯着他看。




肖战侧了下身子,无果,就放弃了,他轻轻的讲,“王一博。”




话一出口他才发现不对,他的声音太哑了,像喉咙都肿了,扯着他疼得要命。




王一博的眼睛在黑夜里很亮,他用另一只手去小心翼翼地碰肖战的眼皮,说出的话像一声接着一声的叹息*。




“肖战,你哭了,哭得好厉害,你扑到我怀里来,哭累了你就睡着了。”




“可你在梦里还在流眼泪。”




王一博从不说谎,从来都遮掩自己的的害怕与少的可怜的安全感。可肖战借着窗外的月光去端详小他六岁的恋人,看见王一博的眼尾竟然是红的。






不是没有想过,如果五年前他告诉爸妈他有喜欢的人了,如果他们吵架的时候他能留一份理智不那样端着自己的架子死撑,如果他不叫王一博的钥匙还给他.......结果会怎样。可他失眠那么多日日夜夜 得出的结论却那样残酷,他们好像总是有缘无分的,这一次的事情没有发生,终究还有下一次,再下一次。他们的性格就是不同,像俩块不整合的拼图,不磨合好的话永远也不会有“以后”。




肖战想他同王一博的确很难会有“以后”。少年的爱太热烈,太汹涌,足以将他这一生的遗憾尽数填满*,可他给不了王一博同等代价的爱,他的爱里永远有一份是预留给他自己的。




在过去的五年里,在一千八百多个日日夜夜里,肖战终究觉得是自己凌迟了王一博的爱。




他好后悔,他从看见了他们吵完架后王一博流下来的那一滴眼泪就开始后悔了。






肖战看着王一博的眼睛,小心翼翼的问,“你不生气了,对吧?”




王一博就很无奈地皱了皱眉头,他疲倦的用他的侧脸蹭了蹭肖战的,声音散在意大利的晚风里。




“在你哭的时候,我已经回来了你好多遍了。”




他一字一顿的讲:“肖战,肖老师,我不生气了,我早就不生气了。”




“对不起,是我做错了,对不起”




肖战想其实他们谁也没有做错,他们那时没有吵架,总还有无穷的理由,但现在的结局终究是好的了,或许他们都不该再沉迷于过去。




但他什么也没说出来,他的声音闷闷的,不太高明的换了个话题:“王一博我们谈场普通人的恋爱好不好?”


T B C


————————————————————


注一和注二都是以前在我自己的文里出现过的一句话


这是刚喜欢上bjyx给他们写的第一个故事,因为才喜欢,性格未免失真,最近想起来就把他又看了一遍,却觉得文里有着我现在写不出的东西,有点欣慰又有点难过


希望我可以喜欢他们很久


再:这篇的下还没写好 我不知道是he还是be 大概是he吧


评论(8)

热度(220)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