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都叫做夏天

蜜色海浪

无差 肖老师和王医生 有点青春疼痛文学在里面

@一颗白桃🍑  点的梗💨

————————————————————

01

肖战下班回家,顺便买了个菜,推着自行车到楼下,才发现家里的灯竟然是亮的


他条件反射的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好——锁车的时候就突然想起来30分钟前王一博就给他发了信息,说手术非常成功,顺带还发了个比“耶”的背影,大概是同事帮忙照的。



然后欣喜才晚人一步,顺着他翘起的嘴角不要钱一般洒了满地。肖战轻轻哼起一支歌来,他本来以为王一博会被拉去庆祝的,现在看来大概他还是低估了他在他心中的地位。



 顺着楼梯一阶一阶的上去,声控灯次第亮起来。肖战在晕染开来的一片朦朦胧胧的黄色灯光下翻找钥匙,还没找到,门便从里面开了。




 王一博倚靠在门框边,神情温柔又无害,他的一边嘴角挑上去,是有一个有点拽拽的笑。



好像看多少次,心中依然会翻滚起蜜色的海浪,肖战愣了下,又笑了下。



 王一博帮肖战拎走了菜袋子和包,一起堆在了茶几上,转头冲还在换鞋的肖战抱怨,“怎么才回来?”



 肖战顺手把门带上,温言细语,“回来的路上顺便买了一点菜,”抬头看了眼王一博,语调又带着点调笑,“我以为你今天会很晚回来。”



王一博对他的调笑照单全收,一回头就抱住了肖战,脑袋蹭到他的颈窝边,眉毛却一扬,嘴上不留情“就一个小手术而已,不值得庆祝。”



 肖战抬手拍了拍他的背。王一博没有要撒手的意思,就赖在他身上,跟着他在屋里一下一下的踱步子。肖战心里就又存了疑,想着难道是手术不完美?王一博又耍什么脾气?



 还没等他把话问出来,王一博就一口啃在他锁骨上,磕的他痛的一激灵,连忙去推那颗毛茸茸的脑袋,王一博声音闷闷的,还带着点凶狠,问,“你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



肖战愣住了。



看这样子,还真不记得了。王一博拿犬齿一点一点磨肖战绷在锁骨外脆弱又白嫩的一块皮肤,话出了口又软了三分,平白无故像是撒娇。



“我们在一起十年纪念日。”



”肖老师,你怎么可以忘记呢?”






02

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王一博只有18岁。



高三生。他们原来的英语老师生孩子去了,肖战作为同期实习生最早转正的那个被选出顶了班。第一次上课的时候,他们班女生的窃窃私语几乎都要盖过了肖战上课的声音。



那个年代网络通讯远没有现在发达,最受欢迎的交流方式是扔小纸条,王一博昨天晚上数学题刷多了正昏昏欲睡,被一个纸团砸了脑袋气的要命,展开一看,”新来的肖老师好帅啊!”



不是扔给他的纸团,但他鬼使神差,抬头看了一眼。



肖老师正仰头喝水,漂亮的喉结上下滚动。快入冬的天气,他围了条围巾没绕起来,就挂在脖子上,好看的不像真人。




然后他就连续梦了一个星期的肖老师。




英语周考当然也没考好。肖战横看竖看觉得王一博也不像是和他作对故意不考好英语的人,就可客客气气的请他来办公室喝茶。



肖老师温言细语地问,王一博,你最近对英语兴趣不太高吗?



 王一博眼睛一闭,自暴自弃,说话像吐子弹一样,老师我有喜欢的人了,他英语很好。    



肖战就乐的眼睛眯起来,他伸手拍了拍王一博的肩膀,很了解的讲,我懂了,你想让我安排她帮你补课对不对?都是学生时期过来的,老师也不是那么古板的人嘛。



王一博挫败的低下头来,声音闷闷的说,算了老师,您帮我补吧,不然的话我都没有信心了。



于是肖战就开始每个星期天帮他补英语。




期末王一博考的蛮好。肖战禁不住他磨人的功夫,寒假带他出去玩,两人一人一串糖葫芦,嘴唇吃的亮晶晶红彤彤;王一博捏了个雪团往肖战身上砸,肖战身为老师不和学生一般见识,口头警告了几句就抓着王一博的领子去市图书馆看书。




傍晚肖战回了家,一摸口袋有张字条,字是他熟悉的丑,因为匆忙写的龙飞凤舞。



上面写,肖战,我喜欢你。



肖战人瞧着温温柔柔,分寸感一点没少,王一博对他的心思,他没有猜到十分有八九,叹了口气,QQ回他了句“寒假照常补课。”




于是就补课了。王一博摸不清他什么心思,战战兢兢的过了两天,后来好像想开了,也不和肖战开玩笑也不打打闹闹的了,就在那儿写题,一声不吭的。



肖战看他好玩,吊了四五天见王一博还没懂自己的意思,只好做出点更直白的动作,冰冷的手覆上王一博的。见小孩子突然亮起了眼睛,只觉得自己栽了,或许真不是没有道理。



彼时的他并不知道后来的一切会面目全非。





高考的时候,肖战在炎炎烈日下站了两天,听了王一博的无数次保证绝对不会考砸终于放宽了心,带他吃了好几天的鸳鸯锅,美名其曰放松心情。



查分手是他俩一起查的,肖战蛮激动,王一博却还挺冷静,绷着一张脸忍住不笑,然后在肖战“吧唧”一下亲了他的唇角,说你是我的骄傲时,终于忍不住,拉着肖战转了好几个圈。



志愿是肖战一手包办的,王一博全程只提出了两个条件,一个是本市的,两个是医生。




肖战忘不了那天王一博气得眼眶发红,问他,你为什么给我的志愿报的不是本市的?



他倒很冷静,同王一博细细解释了半天,王一博不听,眼泪在眼角星星点点,说我就想和你在一起。



他很无奈,皱着眉头道,我们不可能一辈子一起谈恋爱的。



王一博就摔门而去。




再见王一博是半个月以后的一个夜晚,王一博的额角是青的,身上也有伤,狼狈的要命,肖战见他这个样子一骇,手都不稳了,急急忙忙的要去找医药箱,被王一博反扣住了手腕。



王一博已经和他差不多高了,虽然一身都很落魄,眼睛却亮的可怕。他一字一顿地问,肖战,你和我走吗?



他带了一只录取通知书、一张和肖战的合照、一部手机、一张没太多钱的银行卡,满身的伤和一颗破碎的真心,同肖战说我们走吧。



肖战想,那估计是他一辈子做过最疯狂的事。




后来他问过王一博那天怎么回事,小孩眉毛一拧,语气很无所谓,讲我爸妈常年不在家,那天刚好录取通知书下来了,我就和他们说了,全坦白了。



他耳朵上的伤口是那一次的抗争烙下的印记。



他们不计后果,浪漫至死,也永远在对方的生命里烙下了自己的痕迹。







03

最初的那段日子,确实不太好过。



卡里的钱不多,不能乱用,王一博去打暑假工,端盘子做收银员,一天打两份工,肖战去接了两份家教的活,城南城北两头跑。他们租的房子很简陋,又小又破,夏天的夜晚闷热而漫长,空调不灵,他们互相却抱着入睡,汗津津的也不肯撒手。




王一博说,肖老师,对不起



肖战看他,眼神淌成一条柔软的河,他笑起来很好看,眉眼弯弯,道,我觉得现在这样也很不错。他抬手摸王一博额角的阴影,说出来的话像叹息,我也要跟你说对不起的。



怎么会不懂,如果不是他,王一博本不会如此。




后来就越来越好了。王一博办了走读,还是在课余当服务员,肖战又去了一所高中,从实习做起。他们还租房子,只不过终于有了选择的余地,不像刚来时那样的捉襟见肘,挑剔不得,不然就没有住的地方了。



熬过最难的日子,以后的日子就都是敞亮着的。




王一博提过一次,问肖战的家人怎么样,肖战的神情罕见的有些黯淡。他扯了个难看的笑容,声音轻轻,说,就喜欢男人的男人不正常呗,不认我这个儿子了。



在什么都没有的那些日子里,他们的确是靠汲取对方的爱活着的。







04

“没忘呢,周年纪念日怎么能忘。”



肖战踱步子踱累了,拍了拍王一博的头,王一博就停下来带着他往沙发上一坐。



肖战眼角攒了些笑意,他慢条斯理的讲,我以为你忘记了,以前你会好几天前就开始躁动的。



王一博就不满的“啧”了一声



“好啦,现在放开我去开床头柜的第二个抽屉。”



王一博真是罕见的乖。肖战看着他在卧室里翻翻找找的背影,如此感叹,毕竟王一博真是越长大越不好骗了。




下一秒他就被冲出来的王一博扑了一个踉跄。



王一博的眼睛很亮,像十年前的那个夏夜一样亮,好像肆无忌惮的火把从未熄灭过。他去亲肖战唇角的痣,像小孩一样大叫。



“你给我买了辆摩托车!!!肖老师,我永远喜欢你!!!!!”



他的手上攥着把钥匙



“是不是很贵啊,我记得很贵的。”



肖战被王一博狗啃一样的吻亲的有些晕,索性和他交换了个绵长的吻,声音从唇齿之间细细碎碎的漫出来



“也还行啦,几个月的工资挤挤就有了。”



王一博的声音含着笑。



“我买的礼物很朴素了,假帮你请好了,明天我们回去看看吧。”



他用自己的侧脸蹭了蹭肖战的。



“十周年快乐。”

end

————————————————————

起初只是想写一个简简单单的故事,后来总觉得他们应该有点更深层次的东西,于是删删改改,呈现出了最终的这一种

七夕节快乐啦

(诶我真的写了好多错字 如果大家看到了在评论区和我说一声哈

评论(27)

热度(30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