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都叫做夏天

【战山为王】非典型包养

战山为王     包养➕破镜重圆      欢脱文学

是比较的博   有、ooc大家注意避雷

——————


真他妈无情。


王一博在酒店的床上滚了两个圈,脑子里的想法让他写出来能出本书,中心思想就是那人真是前任中的top,无情的典范。


我就不该参加那个颁奖典礼。


他揪着自己的头发,最后下了结论。



肖战倚在门框边,就这样不动声色的看王一博在床上滚来滚去滚了十分钟。


“你干什么呢?”


他看见王一博这样只觉得可爱与好笑,不忍心打破此时可以称得上是美好的气氛,只是轻轻发问。


毫无意外的收获了王一博一瞬间的肢体僵硬和随后而来甚至有点委屈的话:


“你觉得呢?”




事情的起因可以追溯到三年前。


三年前,王一博十九岁,独自一人离家闯荡追梦演艺圈,现实却可以说是很是惨淡,他去酒吧驻唱,正好碰上了出来寻欢的肖战。


肖战那年二十五岁。


具体不说了,王一博现在想起来脑子还痛。


有钱人好像每一个都差不多,肖战看没看上他他不知道,反正有扶贫的爱好他是完全可以确认。和肖战在一起半年,他把自己从微博粉丝三位数捧到了过千万,从千求万求才能混个群演到一番艳压,王一博没有拒绝过肖战给他提供的资源,但也不免惊叹,原来才六个月。


他的金主本人却没有什么想法,看王一博在微博粉丝破千万的那天挺开心的跑到他书房里去给他一个拥抱倒是笑了出来,他二十五岁了却还洗不掉身上的少年气,有点羞涩的摸王一博的头发,笑着说恭喜呀。


其实——的确,他们的相处方式并不像包养与被包养,倒应该是正常的小情侣谈恋爱的关系,你过生日我送你块滑板,我过生日带你去骑摩托车吧。


所以最后王一博提分手的时候才会有点恋恋不舍,他快要真情实感了,这样不行。




他们在酒店的床上聊了半个小时。


纯聊天。


谁也没想到分手之后的事情会那样的不受控制。肖战的好朋友搞了个娱乐公司要拍个网剧,肖战以前和王一博在一起的时候看过他演戏,那段时间恰巧又都很闲,于是索性去客串了一个角色玩玩,没想到那部网剧没火起来,肖战倒是被人发现实在是好帅呀,一炮而红。


他本来这两年就在转型幕后,设计的事情已经很少插手了,想着玩玩也是玩玩,于是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成了流量idol。


然后王一博就和他在颁奖典礼相遇。


然后——然后喝醉了的王一博实在是很真情流露,他两谁也没反应过来就已经滚到床上去了。



他两沉默了一会儿,感叹了下世事无常,王一博见不得肖战落寞的神情,随便扯了个话题来打哈哈:


“要不是我今天休息我俩就完了。”


肖战抬头看了一眼他:“不是啊”


他举起手机来,热搜第一条显眼的很。




为了相见不尴尬,他两曾经通过经纪人约法三章,尽量装不熟。


正主盖章了的不熟,被一个站姐的图给打破了。


肖战掺着喝醉的王一博上车,动作极其亲密。



“这也能上热搜第一?是我的问题还是你的问题?”王一博沉默了下,疑惑发问。


“不是啊,”


肖战眨巴眨巴眼睛,可无辜的样子。


“这是我买的”




王一博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


“你有病吧?”


他以前的金主现在的一夜情对象嘴角的笑轻轻浅浅,眼角都要压出几道笑纹来。


“我就通知了一下团队不用降热搜,而且这个你的名字打头,不是给你赚流量吗?”


王一博仔细一想,好像也对。


他抄起自己的手机退出大号熟练切换成小号,然后点进热搜第一——毫无意外,营销号全都在自行辟谣说是好兄弟,粉丝给自家做好了控评,这个新歌那个新综艺的,一点屁事都没有,他松了口气,手机丢回床上,长长叹了口气。


“吓死我了,还好没事儿”


肖战沉默不语,他拾起王一博的手机随便滑了两条,笑容逐渐微妙。


“王一博,你要不要和我解释下你的小号是怎么回事?”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


王一博的脑子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可怜巴巴的去握肖战的手指——包养后遗症——但这次的撒娇不如以前管用了,肖战刚正不阿的把手机换到左手去,右手干脆利落的反扣住王一博的手。


他饶有兴趣的翻看着王一博的小号。



小号里没什么东西,如果除去转发肖战的机场图舞台照以及各种物料的话。


肖战有些好笑,他偏过头去看王一博——他现在已经放弃了挣扎,拿自己的胳膊盖住了眼睛,根本不去看肖战,是完全不想说话逃避的状态——终于是没忍住,轻轻笑了一声。


他的声音轻轻的,落在王一博的耳里却如千钧重。


“你承认喜欢我有那么难吗?”


他还是笑着,连眼睛都温柔的弯起来。


“王一博你怎么回事啊,三年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王一博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垂下头去,眼神不知道该往哪里去放,于是他就去看他同肖战交握的那一双手。肖战喜欢画画,手有一小块被磨出茧子,可他的手依然是纤长的,笔直的,漂亮的。他在各个方面感觉都比王一博成熟太多,也衬得王一博更像小孩子,但他们只要双手交握,王一博便会想,不是的,我们的确是在一起的。


他又想,承认喜欢肖战并不难,肖战值得所有人喜欢,和自己和解才是最难的。


太难了,要把幻想的遮羞布一把扯开,告诉自己原来真的被包养,被捧红,走了那些不干净的捷径,自己的努力原来那么不值一提——还要告诉自己,你喜欢上你的金主了,你动了包养关系里最不该也最不能动的真情实感。


——太难了,不然他那么孤勇那样耿直的人,不会压了三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甚至不知道肖战是不是的确爱他,即使这种想法很矫情也很不符合他的人设,可他想,我甚至不知道肖战爱不爱我。



王一博突然开口,很疲倦的语气,像是能在这短短的一句话里泛出眼泪来。


“我不是不爱你。”




再长达数十秒的沉默里,王一博突然想起一件小事。


那是肖战包养王一博的第一个520也是最后一个520,王一博总是被嘲笑是钢铁直男,这次却突然多了些浪漫细胞,提前好几天精挑细选的一条手链,扭扭捏捏的塞到肖战怀里,说520快乐。


然后他两盯着对方望了半天,肖战也拿出一个一样的盒子来,笑的眼角都弯起来。


后来因为牌子一样款式也一样,他两总是会弄错,戴成对方的,王一博提了分手搬出肖战别墅的时候只带走了那条手链,却不知道是他的还是肖战的。




他看着自己的手,那里嘘嘘地挂着一条链子,他又看向肖战的,在挽起来一点的袖子尽头看见点点闪光。


哦,原来如此啊。


王一博一点也没想笑的,可他忍不住。笑意像砸向湖面的星星一样,在他脸上泛起的一点光彩,他再不像刚那样严肃了,也不像刚那样疲倦,他只感觉到一种久违的释怀。


或许与自己和解也不难。



然后肖战凑到他边上来,极快的亲了他一下。


真的很快,你和你的初恋情人接过吻吗?那样子的一触即分,心脏蹦蹦跳,脸也红了,眼角漫出来的笑意。


“我们谈恋爱吧。”


评论(38)

热度(104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