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都叫做夏天

温柔磁场

无差   破镜重圆    顾魏与季向空的故事

——————————


顾魏这台手术做了整整八个小时。



比预估的时间要长,几乎是翻了个番,他出手术室的时候都快站不住,勉勉强强的回答了两个家属的问题就跑去洗手,几乎是要生生跪下来。



但至少是成功了——他想,手机被攥在手里,微博热搜榜明明晃晃——



“凤凰战队  世界冠军”



“季向空  邱樱”



无论是他还是季向空,都是成功了。





顾魏第一次见季向空,他23岁。



医学生,准备考研的年纪,每天都在重复着听课做题,受不住蛊惑,和同宿舍的人跑出去去网吧打游戏,季向空坐在吧台后面,安安静静的垂着头睡觉。



他只看了季向空一眼,就再也没能逃脱



顾魏难以不觉得他们的遇见是命中注定,他从小就乖,叛逆期也是安安稳稳度过的,但那天的他就是莫名其妙的想打游戏,就是莫名其妙的跑进王者之家,也就莫名其妙的让季向空撞进了自己的眼睛。



眼睛不会骗人,他的眼睛在看到季向空的时候是亮起来的。





顾魏今年28岁,他同季向空分手已经五年了。



他思考了好一会儿,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发条信息祝贺季向空。



其实是该的,他们当年也算是和平分手,今年过年的时候季向空还给他发了新年快乐——但是,顾魏想,这算不算有些太刻意了呢,故意说出口的“我在看你比赛”,故意透露出的隐隐约约的关心。



更重要的是,季向空身边已经有女孩子了。



或者换一句话说,季向空身边一直都应该是有女孩子的。






他们谈恋爱是个彻头彻尾的意外。顾魏每天都去打游戏,磨磨蹭蹭的问季向空讨一支烟。那天天气不好,下着好大的雨,顾魏回不去,就慢吞吞的坐在椅子上一下一下的敲着键盘,整个网吧只有他和季向空,然后季向空一下子抬起头来,很不耐烦的问:“顾魏,我们谈恋爱吗?”



顾魏一下子愣住了,过了一会儿,他很慢很慢的点了点头。




顾魏后来还一直想,他就是不该点头,他就应该让自己湿淋淋的爱永远不被烘干,他就应该作茧自缚,就应该永远也不宣之于口。



那样就不会有悲剧,那样季向空会成为他的意难平却终于不会让他念念不忘*,那样他波涛汹涌的爱总会归于平静。



但没有如果,也不存在什么后悔药,23岁的顾魏做了人生中唯一一次出格的事,28岁的顾魏依然会在午夜梦回之时偷偷后悔。





顾魏删删改改,在“祝贺你”与“祝福你”之间反复跳跃,他犹豫了片刻,眼睛一闭,发了出去。



“祝贺你”



对,他想,我只能发一句祝贺你。



季向空回的很快,大概是因为现在正闲着,是在一条一条的回复祝贺短信的



“谢谢”



哦,谢谢。顾魏想,谢谢。



“明天你有时间吗?”



顾魏一下子愣住了。






他们约在那家粉红的直冒泡泡的奶茶店里见面。



顾魏调休,因此来的很早。他曾经同季向空来过这里,当时这家店还没有这么大,也没有如今这般粉红,他坐下的时候还恍若隔世,想着怎么就突然答应了季向空的邀请。



怎么五年一晃而过,连这家店都变了样子。



顾魏倒不很想感叹世事无常,但他总不免想到十九岁的季向空还是顺毛,他们两勾肩搭背的跑到这家彼时还很小的店里来,他嘲笑季向空爱喝草莓奶茶,季向空恼羞成怒,把杯口的那颗草莓塞到顾魏嘴里去。



可是他昨天晚上睡不着,翻翻微博,竟然是看到路人拍的图片,季向空同身边的女孩在这里谈笑风生,手边摆着杯好眼熟的草莓奶茶。



好像连心里的最后一丝的隐秘都被扯掉,他总想着他和季向空终究还有一个可以称做是只有对方二人的地方,最后才知道原来只有他把这地方当做个东西,人家根本是不在乎的。




“你怎么来的这么早,我是卡点来的呢”



季向空的声音在耳畔回荡,顾魏一下没缓过来,愣了一下。



季向空自来熟的递过一杯草莓奶茶,桌上还摆着一杯,他拉开椅子坐下来,身体前倾,还是当年那副样子。



顾魏清了下嗓子:“干什么叫我出来?”



季向空嘴角一挑:“没有事就不可以叫你出来吗?”



这样蛮不讲理的季向空顾魏见的少,当年的季向空刚同青梅竹马的女友分手,终究有些落寞,话说的也少表情波动也小,是和顾魏在一起蛮久之后才有点变化——顾魏对这样鲜活的季向空太陌生了。



顾魏顿了一下:“....可以。”



季向空慢慢的喝了一口奶茶,说出来的话也甜蜜蜜,透着一种热乎劲儿:“我最近休假.....我胃不太好。”



顾魏要笑了,他眼镜后面的眼睛弯了起来,却没多少笑意的模样,甚至看起来全然有些刻薄:“我今天休息,你却让我来帮你治病?”



季向空从善如流,一点也不像被他骇到的样子:“我是说,我没地方住,想在你家住两天。”



“不行!”顾魏想都没想一口拒绝,拒绝完了才从这话里琢磨出些别的意思:“.......你战队怎么办?”



季向空无辜的朝他眨眼睛:“我说了在休假啊”



顾魏被他这话气的急了些,只当他是故意回避那个最核心的问题,嘴巴也不太听使唤,问出来的话这下才称得上是刻薄:“你女朋友呢?”



他说完才发现自己失了态,可挽救已错过最佳时机,只好低头去抿奶茶,装作理所当然的样子。



——奶茶也太甜了,甜的发苦。



季向空嘴角一垮,眼睛却还是笑的眯起来,他那双打游戏的手撑着自己的头,声音很轻:“我没谈恋爱呢”



狗屁!顾魏想,你不仅谈了恋爱,你还把女朋友带到只有我们两会来的奶茶店里。



你不仅谈了恋爱,还在全球直播的时候同女友相拥,那个晚上知道他们那些破事的人给我发信息,全部都是要我不要介怀。



我做了八个小时的手术,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看你有没有赢。



顾魏咧了下嘴,硬凑出来的笑僵硬的难看:“是吗?”



季向空说,咬字很重,很是郑重:“是的。”





顾魏就让季向空住进了他的家。



说好的只住半个月,季向空却活像是把自己一生该要的东西全搬来了,顾魏腹诽着,没说出来,只是带着他走向客房。



“你住在这里吧,我卧室就在隔壁,如果有胃病就要记得早饭一定要吃。”



他是医生,却罕见的没要季向空提供的病例单——说到底,他并不相信季向空真的有胃病,这人连最颓废的时候每天都要准时给他打电话要一起吃饭,他实在想不明白季向空为什么能得胃病。



他也不深想,深想起来难免自作多情,二十八岁的顾魏比五年前的顾魏更加内敛,情绪全拢在一起,没有期待哪里会有最后的落空。



季向空点点头:“好”



他又补了一句,声音扬起来:“你也要按时吃饭,听说你也患了胃病?”



顾魏僵住了。他想到底是谁走漏了风声,把他作息不规律真患了胃病这种事都同季向空说?





日常他们不常见到。季向空总是熬夜打游戏,很晚才睡;顾魏作息却又很规律,早上七点半准时起床做早饭然后清清爽爽的去上班,季向空起来了就去吃顾魏留下来的那一份吃食,等到晚上顾魏回家他们才真正算是能见一面,顾魏单身惯了,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菜好,索性还按照自己的想法来,不管季向空的死活。



季向空夹了一筷子青菜,抱怨道:“你是兔子吗吃这么素?”



顾魏挑了挑眉,干脆利落的怼回去:“爱吃不吃,不吃就从我家滚出去”



季向空就一句话也不说了,乖乖低头吃饭。





顾魏是被隔壁房间的声音吵醒的。



压抑的闷哼声,像是痛极了才舍得泄出的几声哼哼,明明声音很小,他偏偏是觉得每一声闷哼都是落在他心里,一声不落的全听了进去。从床上爬起的时候顾魏误以为现在还是五年前,那天他接了季向空的电话吓都吓的要死,从宿舍跑出来到了王者之家碰到了季向空的脸终于有真实感,孙泽毅同他说季向空只是劳累过度他才松了口气,眼睛都要红了。



当年的季向空和现在的季向空在他打开那扇客房的门时逐渐在顾魏眼睛里重合,他看见季向空缩成好小一团,裹着被子,牙齿紧紧咬着下唇。



他一下子没喘上气来,几乎是小跑着到季向空跟前,手足无措的去探他的额头,那个在外面冷冷淡淡临危不惧的顾医生不见了,顾魏又成了那个才刚刚大五的顾学生,一片黑暗中他看不清季向空的脸色,只是摸到了一头虚汗。



“季..季向空?”顾魏颤声喊,“季向空!”



季向空就缓慢的,微弱的应了一声。



他说:“顾魏?”



顾魏这才算放松了一点,他探身去开床头灯,还没缓过来,声音依然是颤着的,眼角微微泛潮,他回头去答,尽力抑制住自己的情绪不稳:“嗯?”



“啪嗒”一声,暗暗的橙黄色灯光打在季向空脸上。于是顾魏就又想起他拿世界冠军的那个夜晚,橙黄色的队服,耀眼的笑容,一往无前的执着。他想着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这个脸色惨白,额前碎发全被汗湿了个干净的人怎么是他心中永远闪亮的季向空——这个季向空扯出一个惨白的笑来,声音是哑的:“我说过我有胃病。”




——或许从来都不止有胃病。赛事期间他承担了太多的压力,弥雅的眼睛、邱樱的不告而别、队伍对于“影子战术”的依赖性,外界的种种揣测......他睡不着,整夜整夜的睡不着;打完一场比赛下来总要奔到卫生间去吐一场;他吃不下饭,食之无味,精神压力大到有时候想放弃一切,却在下一秒钟又被迫清醒,他将不能说出口的负担全往心里揣,当做自己永远都那样自信,那样不畏困难。



所以季向空刚下场就对邱樱提了分手,给战队放了个长假,再小心翼翼的对顾魏发一条信息,问他明天有没有时间。



不是嬉皮笑脸死缠烂打,是顾魏是他好起来的唯一可能性,顾魏是他的药,是他唯一的药,他要让自己后悔的事情最终可以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季向空攥紧了顾魏的手,他声音轻轻的,像怕惊扰一场春秋大梦:“顾魏,我们和好好不好?”






顾魏醒的时候季向空还没有醒。



他们互相抱着,力道很紧,勒的他肋骨都疼;凑的很近,他的睫毛简直要扫到季向空的脸上去——顾魏笑了下,没有动。




昨晚他翻箱倒柜找了药出来喂给季向空吃,不回季向空的话,季向空看他不说话,竟然是生了点怯,小心翼翼的在喝水灌药丸的时候握顾魏的手指,被顾魏反握住了。



顾魏说:“好吧,那我原谅你”



他们的分手其实是季向空提的,但已经过去那么久了,顾魏不太记得是为了什么了。只记得那时的他们两都好忙,他开始读研,季向空加入了传奇。爱情的开始那样草率,分手也很没有存在感,刚打完比赛的季向空对着那个空荡荡没有人影的他专门留给顾魏看比赛的椅子看了很久,最终打开手机,冷静的发了一句“分手吧”



于是就分手了。




顾魏不知道和季向空和好是不是个正确的决定,他一直都对这样的事有些束手无策,遇到这样的事第一想法也是逃避——但好像这件事的结局早已注定——如果他想逃避,根本就不必给季向空发那条信息,哪里又是什么旧情复燃,他们本就对彼此念念不忘。



“季向空,”顾魏说的很慢,声音却是几乎没有,不知道到底是要说给那个还正睡着的人听:“谢谢你。”





相爱的人总是有着吸引对方的磁场,顾魏想,他同季向空的二次相爱的应该就是温柔磁场在作祟。






评论(21)

热度(59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