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都叫做夏天

【综艺 体】我们旅游吧

无差    小情侣参加下乡综艺边干活边暗戳戳谈恋爱的故事

本期看点:“王一博你为什么要吓跑我的鱼!”

五发完      上在这里 http://lueluelur.lofter.com/post/1eca2ffe_1c6770a46

——————————————————————————


肖战到的时候,王一博已经站在那片黄土飞扬的空地站着了。



他慢悠悠的从车上下来,本来准备绕到后面去拿行李,没想到王一博已经抢先一步,帮他把行李箱提了过来。



【感天动地兄弟情!】



“哇哦!王老师对我也太好了吧!”



肖战撞了撞王一博的肩膀,笑嘻嘻的:“你什么时候到的?”



王一博面不改色的回撞了他一下:“我刚到!”他侧了下身子,向肖战展示了一下自己空空荡荡的手,“我刚到手机就被收走了,行李箱也被拿走了,节目组说挑挑再还我。”



肖战聪明,一点就通,他反手打了一下王一博的胳膊,皱着眉头:“你坑我是不是?你这人真是!”



王一博往后跳了一步,抢过肖战的行李箱往摄像那里一推,朝肖战得逞的笑了笑。



【一战组合的破灭!】



干完这事王一博回头拍下肖战的手:“我问过了,今天我们是先去看房子,看完之后去捉鱼......晚上就吃鱼了。”



肖战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



“所以说,到底有没有生活费?”



王一博手一摊,耸了耸肩膀,很无奈的样子:“五十。”







PM  2:00    湖南某大山内一座小村庄



节目组很严,挑挑捡捡之后几乎没什么东西还留着,王一博的泡面之梦算是碎了个干净,肖战那缩在角落的零食也全被搜刮干净,但那两本书倒是给留下了,王一博凑近看了一眼,看见了之间有一本是《演员的自我修养》。



当时没在意,过了一会儿却突然想了起来。彼时他们两正顽强的提着自己的行李箱在那个小村庄前的一小段泥路挣扎着,王一博突然撞了一下肖战的肩膀,声音特别大:



“肖老师录节目还要带书看呢!难怪演戏那么好!”



肖战出其不意被他撞了一下,差点栽倒到泥坑里去,龇牙咧嘴的回撞了王一博一下,咬牙切齿:“王一博!又开始了是吗王一博?”



【小学鸡吵架(1/n)】





他们在那段泥路打打闹闹的往前走,明明只不到一公里的路走了小二十分钟,到了那间还带着一个小院子的屋子面前,王一博与肖战的裤脚已经溅满了泥点。



王一博和肖战在院子门前面面相觑,过了一会儿,王一博慢慢转过头来,对着摄像大哥不敢置信的问道:“我们住这里吗?”



镜头特让人无语的上下动了两下。



王一博怀疑自我,又问:“给我们住这么好的房子,是要交房租吗?”



【直男逼问】



肖战原先在旁边很安静的听着,听了这话终于忍不住了,他赶在镜头摇动之前腾出一只手来拍了拍王一博的头:“你管呢!反正我们就签了三天的合约,又不会让我们回不了家”



【那可不一定.......】





小屋能看出来近期才有人住过,但在乡下,几天不打理就已经灰扑扑的了,院子各处里养着很多盆花,在最左边甚至还种着一棵郁郁葱葱的桂花树,上面吊着一个小小的秋千。



王一博和肖战提着行李走进去,惊扰了一小群在这里栖息的鸟儿,“哗啦哗啦”的飞走了一大片,在分外湛蓝的天空中只留下一片残影。



“我想画画了,”肖战看着深深浅浅的绿山与刚刚呼啦飞过的一大群鸟,小声感叹了一句。



王一博偏头看他,轻声说:“今晚写生吧。”




————————————————————

小黑屋—王一博



Q:“来到这里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王一博在椅子上动了一下,摸了摸头发,沉吟片刻:“我觉得,就是很安静吧,明明是下午应该是很热闹的时候,但到了院子里却感觉连虫子扇翅膀的声音都听得见。”



Q:“你喜欢这里吗?”



王一博挑起一边嘴角笑了一下,很开心的样子:“...喜欢啊,想在这里多待两天”





小黑屋—肖战



Q:“来到这里有什么想法吗?”



肖战顿了顿,眼角眯起来,压出几道很浅的笑纹,犹豫着开口:“很美,像是把夏天永远留在了这里。”



Q:“有时间会再来吗?”



肖战一点也没犹豫,张口便答:“当然会啊,我觉得这里还有点云深不知处的感觉”



【欢迎你们再来!!!】

————————————————————————





从繁华的市中心来到偏远宁静的山中村落,说不习惯也是肯定的。



镜头从远处的青山蓝天渐渐拉近,最终在一条奔流不息的小溪边停了下来。



肖战在捉鱼。裤子挽起来一点,露出一截纤细的脚腕来,他眯着眼睛,很认真的在观察。



王一博坐在岸边一块凸起的石头上,很是悠闲。他的裤脚已经全湿了,几乎整条裤子都湿了半条,刚刚溅上去的泥点是完全看不见了。



“战哥行不行啊?我半个小时捉了两条鱼,你半个小时了鱼尾巴也没碰到呢”



【王一博:不愧是我!】



肖战转头瞪他:“你行你上啊!”



王一博得意洋洋,悬在上方的脚重重踩了踩微动的水波:“我都捉了两条了!”



肖战见好不容易游过来的鱼被王一博这番举动全吓跑了,气的要命,反手就掀起一道水波往王一博那边泼,王一博始料未及,被迎面而来的溪水泼了满脸,眼睛都睁不开了。



“你过来!”王一博随便抹了一把脸,摩拳擦掌。



肖战转身便跑。



【我王一博不知年少轻狂,只知胜者为王!】





王一博胜负欲强,追着肖战在溪水里跑,肖战被泼当然也要反击,两个人边跑边泼闹了小半个小时,最后实在没了力气,往岸边厚厚的草地上一躺。



肖战累的半死,话几乎都说不清楚,抬起一只手来轻轻打了下王一博湿了的灰色卫衣:“王一博,我们这样好幼稚。”



王一博顾忌着摄像头,不能直接把他的手攥住,只是拿自己的手拍了拍肖战的:“你先开始的”



肖战反驳:“是因为你吓跑了我的鱼!”



王一博罕见的没怼回来,肖战正奇怪,偏头一看,王一博正拧着眉头,严肃至极。



“肖战,我们的鱼呢?”








PM   6:30    院子内


炊烟缕缕,散在温柔的黄昏里。



米是这里留下来的。盐、酱油,辣椒什么的是王一博同隔壁的邻居借来的,五十多岁的大嫂不认得他们,只知道是明星,乐呵呵的捧张纸来让王一博签名,王一博大笔一挥,得到了一句评价:“小伙子,你字不太好看啊!”



就因为这么一句话,王一博在那个小秋千上坐了一个多小时生闷气。



肖战在烧鱼——节目组还算是有良心,至少他们沿原路返回的时候还找到了那两条无辜的鱼——辛辣的味道顺着晚风缕缕飘出来,又让王一博打了一个喷嚏。



“别烧那么辣!”



王一博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肖战听不太清,头探出来点,拉长了声调:“什么?”



王一博又喊:“什么时候开饭啊!”



肖战把头缩了回去,声音闷闷的:“马上!”



【肖大厨了不起!】








PM    7:30      院子内



饭已吃完了,碟子与碗都是王一博洗的——“我做的菜!当然是你洗碗”——此时正是月朗星稀,好一派岁月安宁。



肖战是个行动派,说想画画现在就拿起了笔,盘腿坐在门前的台阶上,低头涂涂画画。



王一博就坐在他身边,一言不发的看着他。



天已渐渐黑了,是一种透亮的藏青色,小虫的叫声此起彼伏,月亮的光辉轻轻撒在院子里。王一博对虫子有点怯,却没走,问节目组要了一小盏灯,举在肖战身前,给他描绘出一小片模糊的亮。



他们配着麦,镜头也跟随着,肖战偏了下头,不明显,声音也很小:“王一博,你不累吗?”



王一博换了一只手继续举灯,他歪着头笑了笑,声音也很轻:“不累啊”



他眨了眨眼睛,肖战便懂了他没说出口的下半句话。



你开心就不累。



【岁月静好】







节目组未录花絮:




 肖战夜里睡得不安稳,迷迷糊糊的醒来看见一屋明亮,恍了一下,他直起身子来,看见王一博正在翻他的素描本。



“你干嘛呢?”



王一博转过头来,朝他露出一个柔软的笑来:“我看看肖老师的画。”



肖战迷迷糊糊的揉了把他的头发,被王一博软软的亲了一下,他挂着个有点戏谑的笑,指着肖战的素描本。



“肖老师,我以为你在画大山,画月亮,原来你是在画我啊。”





【下期预告:“王一博你别跑!这虫子挺好玩的!】


——————————

下期卖菜

评论(21)

热度(111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