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都叫做夏天

夏天的风

送给这个夏天与他们  

无差     曾经发过一遍 

————————————————


“哟,你科目四过啦?”



王一博还在车上,他下午考科目四,现在昏昏沉沉的想睡觉,听见肖战发过来的语音顿时清醒了,顾忌着司机还在前头,只是慢慢悠悠的打字,“不然呢?”



肖战立马发来一个表情包,是他竖着大拇指的照片【不愧是你.jpg】



王一博好笑,动动手指保存了,顺便甩过去一个问句——其实他从肖战进组那天就想问了,一直没好意思,“你拍戏拍的怎么样?”



肖战答,“和你骑摩托车差不多吧”



王一博就放了心。见车到了地方,也没再回他,直接戴上帽子口罩下了车,很冷漠的往酒店里走去。



——如果把口罩摘掉,能看见他嘴边挂着一个个小小的笑容。






肖战比他来得早,现在一轮招呼已经打过了,斜斜的靠着椅子玩手机,感觉到了王一博的靠近也不抬头,直接手一挥,扔了颗糖正好到王一博手掌心里来。



“科目四过了的礼物”



王一博笑了笑,撕了糖纸把糖往嘴里一塞,他四处望了望,见现在大家都在互相打闹,是顾不到他们这边小小的动静的,于是往前走了一步,极快的在肖战脸上亲了一口。



“拍戏拍的好的礼物。”



肖战朝他翻了个白眼,却也不躲,手机关了往兜里一揣,偏头问:“你不是谈恋爱吗?”



王一博一下子泄了口气,他伸手在肖战胳膊上掐了一把,因为嘴巴里有颗糖,说话也含含糊糊:“我和谁谈恋爱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



肖战倒退一步,眼睛转了转:“我可不知道啊,反正不是我。”



王一博也翻了个白眼,他嘴一撇:“你有意思吗——你新剧还有吻戏吧?”



肖战又回来一步,他勾上王一博的肩膀,笑嘻嘻的:“生活所迫!”



王一博抖了抖肩膀:“肖战卖艺?”



“靠!”肖战打了一下他的背,“又开始了是吗?”






导演上台随便说了两句,他们底下便开始吃了。



王一博闲不住,见有人推了个蛋糕上去,便低下头可高兴的给肖战发微信,“战哥!我两上去切蛋糕吧!”



——他们两人中间隔了个人,探着头直接聊天不太尊重也不太方便,两人便一人一只耳机,搞得很是冷漠的样子,谁也没想到原来两个人在桌子底下悄悄用手机斗表情包。



肖战没回王一博,径直站起来了,王一博看他站起来还懵了几秒,反应过来立马蹦了起来,乐了一下,搭着肖战的肩膀就跑到台上去了。



《陈情令》的蛋糕永远都很是土气,饶是王一博这种并不太在乎这种玩意儿的都皱了下眉头,偏头对着肖战撇了下嘴。



肖战梗更是觉得这个蛋糕可真是不好看——设计师的后遗症,这没办法——他挑剔的盯着蛋糕看了下,疑惑发问:“为什么蛋糕上全是绿色的爱心?”



王一博很轻的撞了他一下。



肖战慢悠悠补上后半句:“<陈情令>四个字还是红的呢。”



王一博便懂了他那点小小心思,笑嘻嘻的也不再说话。他左看右看,拿了刀就要切蛋糕,肖战倒在半路上拦了他的手,于是他们两个人便在许多双眼睛的注视之下,手搭着手,颇有些暧昧的把那个遭人嫌弃的土气蛋糕切了。





肖战在大家一哄而上抢蛋糕的时候退出了那个包围圈,对着王一博小声的道:“我两这样是不是太明显了?”



王一博翻了个不太好看的白眼:“你抢我刀的时候怎么没想这么多呢?”



肖战恼羞成怒,偏过头就不说话了。






回去的时候他们上了同一辆车。



肖战和王一博都喝了不少酒,有些醉了。王一博喝酒不怎么上脸——肖战倒是有点,但这么几年过来也几乎是看不出来了,歪歪斜斜的靠在一起。



后来大家都玩疯了,肖战和王一博黏到一块儿去,手指勾着手指。倒也没特意的藏,那么多人哈哈大笑,那么多人从他们身边走过,他们也没管,只是把对方的手指紧紧勾着,好像勾着就再也不会分开。



“肖战,我们这算不算是——”王一博喝的有点懵,话说了半截突然没了,肖战只听见他叫他,于是迷茫的抬起头来,“嗯?”了一声。



“没事,”王一博的头朝肖战肩膀上偏了偏,声音很小,“又要见不到你了。”



肖战呼噜呼噜他的头发,笑了一下。北京的十点多钟还算是丰富多彩五彩缤纷,他却只觉得车内这一小片无边蔓延的黑最让人心安,他凑近了王一博的耳朵,呼吸是潮湿的。



“没关系啊。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





他们听见夏天的风刮过。



end

————————————————————————————

感觉自己应该写点什么与这个夏天告别,却什么也写不出来,想了想,这个曾经被我删掉的故事是最适合的了。


还有秋天,还有冬天,即使这个夏天真的会变成回忆,也没有关系。


(可恶!夏天过去了!我要开学了!不能快乐搞cp了!


评论(4)

热度(203)

© | Powered by LOFTER